從年入10億到巨虧2.8億,消失的建發酒業

時間 : 2020-04-22 14:22 來源 : 云酒頭條 作者 : 云酒團隊

按照慣例,每年四月初都是波爾多最熱鬧的日子,酒評家們和來自全世界大約5000名酒商會聚集在波爾多品鑒期酒(EnPrimeur)和未裝瓶的新年份葡萄酒樣品。

今年受疫情影響,讓行業人士念茲在茲的波爾多期酒周被迫取消,這是波爾多期酒自二戰以來第一次沒有如期舉行。

但在未來的某個四月,即便波爾多期酒周恢復如初,一個曾經熟悉的身影——建發酒業,恐怕也難以見到了。

20200422_141742_000.jpg

建發酒業,曾經憑借波爾多期酒沖上云端。千禧年以來,高端葡萄酒作為一種可替代性的金融資產得到了長久發展。來自亞洲,尤其是中國的狂熱投資,催生了2009年和2010年的波爾多期酒泡沫。

之后的劇情,則是21世紀頭一個十年中國葡萄酒行業的迅猛發展,與第二個十年的停滯不前形成鮮明對比,建發酒業也在這種時代的潮起潮落中褪去光環,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商業是性感的、充滿戲劇性的,被一些活生生的人所驅動”,《財富》雜志總編John Huey曾這樣說。而在建發酒業走過的道路上,便留下了諸多這樣的故事。

絕非出于偶然,中國進口葡萄酒的先驅企業們先后誕生在同一個時間點。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中國經濟搭乘改革開放的快車飛速崛起,葡萄酒也跟著流行起來。

92南巡的第二年,在北外長大的柯魯Carl Crook看到了葡萄酒市場的發展勢頭,在上海注冊了名特(Montrose),這是國內首個名副其實從事進口葡萄酒業務的公司;1996年,ASC由美國圣皮爾父子在北京創立;1997年,桃樂絲中國由西班牙桃樂絲公司在上海成立;美夏則于1999年成立……

這些都是中國大陸精品葡萄酒格局的開荒者,它們幾乎霸占了當時名莊酒在中國的主導地位,在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達到頂峰。歷數第一撥兒吃螃蟹的酒企,會發現他們幾乎清一色都具有外資背景,一眼望去,偌大一個中國市場,賣高檔葡萄酒都是老外的公司。

當看到國內葡萄酒市場的巨大潛力后,有人開始掀桌爭霸,第一個像豹子一樣跳到臺桌上的,是一家來自福建廈門的閩系企業——建發集團旗下的建發酒業。

建發集團當時是福建省第一大國有企業,位列中國企業500強。背靠大樹好乘涼,母公司雄厚的資金使得建發酒業在2006年進軍葡萄酒行業后,短短幾年時間,就把國內進口葡萄酒的第一把交椅奪了過來。

建發酒業在市場運營方面的能力,不僅只體現在進口酒上。在進軍進口酒領域之前,建發酒業便在白酒市場上嶄露頭角。

建發酒業成立于1998年,白酒起家。2003年,建發酒業成為五糧液的福建經銷商,秉持“白酒只做五糧液”的深耕發展戰略所向披靡,公司經銷的全都是五糧液公司產品,并很快成為五糧液在福建最大的核心產品合作伙伴,自2006年起連續六年成為“五糧液杰出貢獻品牌運營商”。

建發酒業在白酒方面的迅速崛起,離不開一個叫楊文華的人。他畢業于廈門大學化學系,1998年加入建發集團,創立建發酒業,被稱為“在福建賣五糧液賣得最好的人”。

640.webp.jpg

彼時國內正處在進口葡萄酒野蠻成長的井噴階段,楊文華帶領建發酒業踏上了波爾多名莊酒的初浪,成為國內首批“白染紅”的酒企之一。

2006年,建發酒業在實地調研過諸多法國酒莊品牌后,大手筆地拿下了法國知名品牌Castel旗下瑪茜系列的中國總代理權,借助五糧液的渠道運營經驗和此前建立的下游資源,集中優勢力量打造瑪茜的單品牌形象。

經過五年的運作,瑪茜取得驚人的成績。2011年,恰逢廈門經濟特區成立30周年。當年中國葡萄酒進口量達到3.2億瓶,其中Castel旗下產品銷量占到1/10,瑪茜躍升為國內進口量、銷售量均排名第一的法國葡萄酒品牌,年銷售額約10億元。

高漲的業績顯然刺激了掌舵人楊文華的神經,單一品牌瑪茜的運作并不能滿足建發酒業的需求。在成功推出瑪茜之后,楊文華很快找到了一片藍?!柖嗝f酒。隨后,建發酒業以近乎瘋狂的產品序列向市場展開猛攻。

20200422_141742_001.jpg

名酒莊在中國的野蠻崛起,無疑生逢其時。先富起來的那部分國人急需國際名牌來彰顯自己的身份地位。法國名莊酒成為商務贈禮和高端宴請的首選,國內市場甚至出現了“送禮只送大拉菲”的現象。五大名莊垂直年份套裝、1855年波爾多61家列級名莊同年份套裝等禮品組合,隨之大受青睞,法國列級名莊在國內蔚然成風。

桃樂絲亞太、中東和非洲地區總經理Alberto Fernandez曾經在一次采訪中告訴記者,2012年“三公消費”限制之前的中國葡萄酒市場如火如荼,名莊酒非常好賣,上海五星級酒店的酒水經理甚至會在周末打電話讓他送一箱好年份的木桐(波爾多五大名莊之一)過去。

國際葡萄和葡萄酒組織認可的產區和子產區高達2199個,但法國波爾多是最早盯上中國市場的產區,并不遺余力地對當時還處在萌芽階段的中國消費者進行葡萄酒的“啟蒙教育”。

早在10年前,法國前總理、彼時的波爾多市長阿蘭·朱佩就在北京柏悅酒店設宴邀請中法兩國外貿企業代表,親自在現場展示Latour、Fieuzal等波爾多名莊的葡萄酒。

政要牽頭,產區協會壓陣,波爾多的名莊莊主或總經理頻繁來到中國舉辦品鑒會,有的酒莊甚至直接在國內派駐銷售代表。正是源于波爾多的先下手為強,使得法國葡萄酒常年在中國進口葡萄酒行業占據半壁江山(盡管如今澳大利亞已經趕超法國)。

在此背景下,資本加持,加之對Castel的成功操作,使得建發酒業甫一入局,就吸引了波爾多酒莊們的注意力。

其實,楊文華和建發酒業早在2006年就接觸過波爾多的一些酒莊。2009年,波爾多列級名莊莊主們紛紛向建發酒業拋出橄欖枝,他們通過波爾多左岸名莊協會找到建發酒業,主動尋求合作。

建發酒業也不負眾望,當年就拿下了波爾多13家列級酒莊葡萄酒的中國總代理權,組建了中國第一個頂級葡萄酒品牌聯盟——建發酒業列級名莊聯盟(C&D·GRAND CRU CLASSE),并且打破了列級名莊葡萄酒不設總代理商的傳統營銷模式,首創列級酒莊獨家代理的先例。

為什么這么說?因為在波爾多,像拉菲、瑪歌這樣的列級名莊擁有一套傳統的貿易模式:酒莊不會直接把酒賣給酒商,而是先把酒賣給固定合作的中間商,再由享有配額的中間商賣給世界各地的酒商。波爾多列級莊愿意為建發酒業破例,可見對彼時建發酒業的看重。

截至2011年,建發酒業獨家代理的法國列級名莊多達26家,數量占到列級名莊總數的15%。其中,包括拉菲、瑪歌、拉圖、愛士圖、寶嘉龍在內的知名列級名莊也將中國大陸市場的絕大部分配額分配給了建發酒業。

在楊文華的帶領下,2010年―2013年,建發酒業連續四年成為中國最大的葡萄酒進口商,共銷售近5000多萬瓶進口葡萄酒,其中60%以上是法國葡萄酒。

不過,如此高比例的單一葡萄酒類型,也為后來建發酒業的折戟埋下了伏筆。

自入局進口葡萄酒行業以來,建發酒業前5年都保持了超過60%的年復合增長率。建發股份2011年年報顯示,建發酒業2011年年底的總資產為12.50億元,凈資產為0.79億元,營業收入為10億元,凈利潤3600萬元。

建發酒業成為了當時中國進口葡萄酒行業上空的“超級太陽”。據說,當時唯一可以與之匹敵的,只有ASC精品酒業。

20200422_141742_002.jpg

2010年,世博會在上海舉辦,萬邦來滬,盛世繁華。

更加便利和開放的對外貿易環境,給了眾多進口酒商新的機遇。不只建發酒業,其他葡萄酒進口商的業績同樣突飛猛進,賺得盆滿缽滿。資料顯示,2012年之前,美夏精品酒業在中國的業務每年都有200%-300%的增長。

起初,五糧液的渠道資源為建發酒業發力葡萄酒提供了跳板,使得其在福建推廣銷售葡萄酒相對容易很多。但在福建以外的全國大部分區域,并沒有這方面的資源借助,這就需要建發酒業的員工自己開拓市場。

根據一位曾于2011-2017年在上海建發酒業工作過的員工回憶,當時北上廣這些一些城市,基本上被ASC、美夏、桃樂絲中國這些外資進口商占領,建發酒業的銷售們就到二、三線城市去跑市場?!霸缧┠?,并不像現在這樣網絡發達,沒有微信微博,銷售們就把名莊酒裝在行李箱里,拉著行李箱到各個城市找客戶,星期六也要加班?!?/p>

在他看來,楊文華是一個極有魄力和學識的人,敢于放手讓員工去做,也樂意給剛畢業的年輕人機會。

上海作為進口葡萄酒的中心,成為兵家必爭之地。2009年之前,上海建發酒業“寄居”在建發集團位于八佰伴的辦公室。2009年獨立出來,搬到了陸家嘴的東亞銀行大樓,隔壁就是金茂大廈。公司還在馬路對面的湯臣一品租了一個樓層做會所,成立了醇醉酒莊(酒窖),用于陳列葡萄酒和舉辦品鑒會。資料顯示,當時湯臣一品一個月的房租約十幾萬元,是上海房價最貴的樓盤。

2011年,建發酒業正式擴張為建發酒業集團,下轄廈門建發酒業和上海建發酒業兩大公司,前者負責精耕以廈門為代表的福建根據地市場,后者負責全國區域的市場分銷。據悉,當時,建發集團高層有計劃把建發酒業單獨推上市。

在人員安排上,劉震擔任上海建發酒業的總經理,坐鎮上海辦公室;楊文華作為整個建發酒業的總經理坐鎮廈門,統管全國,同樣建發酒業的采購也是由廈門總部負責。

640.webp (1).jpg

劉震是陜西寶雞人,2000年畢業于西北農大葡萄與葡萄工程專業,在市場營銷方面頗具才干,深受楊文華倚重。根據之前在上海建發工作過的老員工回憶,劉震的性格很好,私下里跟員工的關系也不錯,受到員工們的認可。

當時建發酒業實行的是扁平化戰略,幾乎在全國各個城市都有銷售人員,高峰時期,整個公司約有2000人。

除了上海,2009年,建發酒業還陸續在北京、廈門、泉州、福州、成都、杭州和深圳等地成立了醇醉酒莊(酒窖),建立自己的零售渠道。其中,坐落在福州榕都318文化創意院內的醇醉酒莊,建筑面積達2000平方米,是福州乃至福建省當時規模最大的酒窖會所之一。

此時的建發酒業,已由一個偏居地方的經銷商轉型為國內最大的高端酒類品牌運營商,致力于品牌推廣宣傳和葡萄酒文化的傳播,發展經銷商進行葡萄酒的銷售。

建發酒業也確實舉辦了很多具有影響力的超大規模品鑒會。2009-2013年間,建發酒業每年在全國組織數百場規模達150-200人的品鑒活動,50人左右的活動更是上千場,還有若干次的大型活動。其中最轟動的一場活動當屬2011年春糖期間,在成都香格里拉酒店舉辦的“五大名莊 萬人品鑒”主題品飲會,在四天時間內,共有上萬人持預約券入場,免費品鑒波爾多五大名莊。此外,建發酒業還組織2000多位客戶去波爾多實地參觀酒莊。

2009年至2012年也是楊文華事業的高光時刻。2012年11月,建發酒業當選“中國食品土畜進出口商會酒類進出口商分會”分會理事長單位,楊文華成為該協會的首屆理事長。

潮水的風向在發生改變,但局中人卻尚未感知到。

2012年之前,國內市場對波爾多名莊酒的需求異常強勁,與葡萄酒無關的各種牛鬼蛇神都加入了進口商的行業,大家都在賺大錢,沒有人覺得這是皇帝的新衣。

根據《南方日報》2010年的調查報道稱,當時,市場上拉菲正牌酒(俗稱“大拉菲”)的批發價高達13000-18000元,而拉菲副牌酒也隨之水漲船高。一支2006年的拉菲副牌酒(俗稱“小拉菲”)批發價格也已經漲至3000-4000元(零售價達到6000-7000元),對比上半年不到2000元的市價差不多翻了一倍。

在建發酒業工作過的老員工也表示,當時拉菲每一兩個星期,價格就要上調一次?!爱敃r的市場規則就是:誰資金雄厚,誰能拿到名酒莊的貨,誰就有定價權?!?/p>

要想拿到一手的低價波爾多葡萄酒配額,就離不開期酒。建發酒業從2007年就開始到波爾多采購期酒。劉震曾在一次媒體采訪中稱,2009年,他在波爾多期酒期間看到的幾乎全是中國人,可見當時決心發力期酒的絕非建發酒業一家。

“上帝欲使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边@句話用在2010年份的波爾多期酒上,毫不為過。

期酒(En Primeur)是一種葡萄酒預售配額制度,是指酒莊在葡萄酒尚未正式發售之時,將其以預估價格提前賣給買家,在酒款正式發布后再發貨。

期酒與期貨市場相似,葡萄酒會在收獲后次年的4月至6月銷售,兩年左右交付。每年4月初,波爾多會舉辦期酒品鑒周,品酒活動一般只對專業人士尤其是酒評家開放。期酒周結束后,酒莊會綜合考慮后發布期酒的價格,尤其是酒評家們的評分。

期酒的交易機制始于20世紀70年代,并在20世紀80年代開始流行,在西方國家期酒的運作已非常成熟,但當時在中國尚屬于新興投資品種。除了建發酒業,ASC精品酒業、富隆酒業和格蘭閣國際酒業等大公司也都在國內提供期酒服務。

事實上,期酒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期貨”,因為在付定金之后,酒還需繼續在酒莊進行調配、陳年等工序。等到正式裝瓶上市后,買家可以選擇在支付完運費、稅費后,將其運到自己手中進行收藏管理。整個過程大約2年時間。

期酒制度能緩解年份差異對酒莊帶來的影響,可以讓酒莊的資金快速回流,減輕資金壓力。而對于買家而言,購買期酒可以提前以較優惠的價格預訂一些珍稀酒款,酒款有著一定的升值空間,可以看作一種投資行為。

一般而言,在葡萄酒表現較好的年份,期酒的價格遠比現貨要低。然而,2009年份和2010年份的波爾多期酒發售定價紛紛刷新歷史記錄,隨后導致了嚴重的通貨膨脹。

以羅伯特·帕克為主的國際酒評家紛紛盛贊2010年份,這位被稱為“葡萄酒皇帝”的明星酒評家在他的期酒報告中寫道:“我已經品嘗了足夠多的2005年、2009年和2010年份葡萄酒,意識到它們可能是我職業生涯中品嘗過的三大波爾多葡萄酒年份”。

他毫不吝嗇給予了10家酒莊滿分,如此多滿分和接近滿分的高分,在波爾多歷史上也是鮮少出現。

來自亞洲市場的狂熱需求,加之2009年的期酒歷史高價和酒評家們的盛贊,給了莊主們十足的提價底氣。龐特卡內酒莊(Chateau Pontet Canet)莊主Alfred Tesseron,便在當時表示:“我也不想讓我的忠實顧客們失望,但全世界的好酒都是如此定價的”,這家酒莊的2010年份獲得了帕克滿分,定價比5年前翻了100%還多。

就這樣,波爾多莊主們紛紛把2010年波爾多的期酒定價再次推上歷史新高。但殊不知,2009年的高價已經是市場能夠接受的極限——即便對葡萄酒愛好者而言,這個價格也已讓2010年的葡萄酒不再具有任何性價比;而對投資者而言,酒莊的定價更是直接賺走了本應屬于未來市場的潛在利潤。

如此高的期酒定價讓市場很快出現了報復性下跌。

20200422_141742_003.jpg

以仍最受追捧的拉菲為例,2011年6月期酒發售時,每箱大拉菲12000英鎊,到2012年就跌去了三分之一,而此時酒甚至還沒從橡木桶里出來。換言之,買家連酒還沒收到,就已經虧了三成。

根據Liv-ex數據顯示,最受關注的左岸五大一級莊下跌速度最快,一路跌了整整5年,跌了45%,到2015年底才止住跌勢。拉菲的下挫速度最明顯,最高的時候跌幅超過55%。此后五大名莊的價格漸漸回升,但到2017年開始價格又一直停滯,直至10年后,也只有期酒發售時三分之二的價格。

“超二級莊”中的代表酒莊雄獅、男爵和女爵;右岸的頂級酒莊白馬和歐頌,相比發售時的期酒價格均有大幅下跌。

建發酒業在價格高峰期購買了大量的2009年和2010年份的波爾多期酒。據悉,僅2010年,建發酒業就采購了1萬多瓶拉菲(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期酒,18萬瓶列級酒莊期酒,是法國波爾多最大的葡萄酒采購商。

彼時,處在巔峰期的楊文華并沒有意識到名莊酒的包袱有多重,會在兩年時間將他一手打造的建發酒業拖至谷底。

某個扳機扣響,多米諾滾滾而來,槍響以后沒有贏家。波爾多期酒的泡沫破滅猶如暗夜驚雷,震醒了國內的葡萄酒市場。

然而,變故才剛剛開始。

2012年限制“三公消費”一出,進口葡萄酒行業送走了野蠻生長的黃金時代,進入深度調整期,絕大多數進口商遭遇重創,原本自我良好的精品進口酒商門一時被打得有些暈頭轉向。進口葡萄酒行業在那一年發生了摧枯拉朽的變化。

高端白酒是最先感應到這股寒流,隨后開啟一場漫長的絕地反擊戰。

在“三公消費”限制之前,建發酒業的主要以團購為主,設有專門的團購部,后來限制三公消費的政策出臺后,團購部門就消失了。

2012年,建發酒業交出了一份巨虧1.5億元的成績單:總額6億元的名莊酒庫存,跌價近三成。相比2011年的盈利3600萬元,同比下降517.87%。2013年報顯示虧損1.31億元,連續兩年累計虧損2.8億元。

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建發酒業的名莊酒神話似乎在一夕之間破滅,那些曾經的輝煌戰績愈發顯得不真實。

根據曾經接近建發酒業的人士表示,截至2012年,建發酒業產品線已覆蓋11個主要酒類出產國的近60個品牌。當年建發代理的所有波爾多酒莊中,獨家代理的多是右岸酒莊或五級列級酒莊,這些酒并不存在流通困難,讓建發酒業栽跟頭的是那些價格昂貴的一級莊。

比起大眾流通品牌,名酒莊是一個極其燒錢的生意。千萬起跳,上億不算多,建發酒業花錢的速度也在驚人地提升,但在花錢如流水的同時,隱憂也一點點種下。

名莊酒價格暴跌和傳統銷售渠道的重創不僅沖擊了建發酒業的資產,更是對其長久商業布局的一個挑戰。有業內人士指出,建發酒業雖然餅攤得很大,但市場化程度不足,不全是利潤導向,把絕大多數雞蛋都放在了波爾多葡萄酒這籃子里,缺少可放量的產品。以前銷售較好的Castel,現在國內市場比比皆是,其代理的瑪茜,雖然市場表現穩定,但價格比較透明,市場短板明顯。

很快,建發酒業的身邊響起了更聲嘶力竭的求救信號,2010年到2019年連綿不斷。酒市的持續低迷讓許多進口商在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接連遭受重創,2014年,知名進口酒商美夏被澳洲最大零售巨頭伍爾沃斯全額收購;同年,北京最大酒水運營商海福鑫遭遇破產危機。

楊文華在2014年離開了工作了17年的建發酒業。楊文華比劉震離開得早一些。據悉,2013年,建發集團下派了一批領導到建發酒業,他被升任為建發酒業副董事長,但那時楊的權力基本已被架空,明升實降,隨后離職。同年,劉震也從上海建發酒業辭職。

經此一劫之后,建發酒業于2014年黯然改變運營方向,由原來的建發股份控股公司轉為建發股份全資子公司,由品牌運營商轉型為貿易商?!叭齑妗背蔀槭滓鉀Q的問題,據內部人士透露,當時集團公司要求員工只要能按原價把倉庫里的名莊酒賣掉就行。

建發酒業最終在市場急劇變革中生存了下來,只是風光不再。

楊文華在離開建發酒業的前一年,剛被全球知名葡萄酒雜志Decanter雜志評選為“2013年葡萄酒界50大最具權力人物”,當時,共有6位中國人蟬聯50大權力人物排行榜,65歲的羅伯特·帕克排名第9名,43歲的楊文華排名第12名,富隆酒業的沈宇輝位列17名,李德美排名第44位。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2001年互聯網泡沫破裂,2008年的金融危機,以及2010年的樓市調控都沒有阻止國內葡萄酒行業的蓬勃發展。然而,2012年眾所周知的“三公消費”限制卻力挫了高檔波爾多葡萄酒的需求。

建發酒業巨虧反映的是國內進口葡萄酒市場的風云驟變,即中國消費者對該市場的認識越來越全面和理性,越來越追求多樣化和高性價比的葡萄酒,不再單純地追捧波爾多名莊酒。這是市場趨于成熟的信號,葡萄酒逐漸扎根于中國本土文化。換言之,葡萄酒消費經歷了從狂熱的流行風潮到理性的態度行為的真正轉換,未來葡萄酒消費的波動性也隨之降低。

然而,經過2009和2010年份的期酒泡沫破滅,消費者追捧波爾多葡萄酒的熱情消退后,梅多克列級酒莊或許仍然沐浴在高價格和萬眾矚目的光環中,但普通波爾多酒農如今的日子卻并不好過。

法國財經報紙《Les Echos》今年2月份報道指出,波爾多散裝酒的價格已跌至每升不到1歐元,價格有可能暴跌甚至更低,比水還便宜。

現任波爾多葡萄酒行業協會(簡稱CIVB)主席Olivier Farges今年在接受葡萄酒搜索引擎Wine-Searcher采訪時表示,問題部分在于供應過剩,另一方面在于買家的冷漠:“問題不在于庫存,而在于低迷的市場?!?/p>

不過,波爾多酒莊Liber Pater的莊主Loic Pasquet將普通波爾多葡萄酒比水還便宜的原因歸咎于CIVB和IANO,這位向來直言不諱的明星莊主認為,IANO和CIVB在過去15年所實施的錯誤政策是造成如今波爾多葡萄酒供過于求的主因。

“CIVB在2009年的‘技術要求’中,制定了頗具爭議的‘典型性’規則,倡導葡萄酒口味的簡化,CIVB花了700萬歐元的推廣經費告訴全世界,波爾多葡萄酒‘擁有不同的酒莊,統一的風格’(Manychateaux,onestyle)。這種推廣策略否定了風土的特殊性,否定了‘氣候’……這是對波爾多的死刑判決,由我們自己的機構簽署?!?/p>

期酒泡沫破滅之后,對2010年份推崇備至的酒評家羅伯特·帕克也遭受到一定程度的指責,2012年12月,帕克從他一手創建的酒評機構《葡萄酒倡導者》卸任主編一職。2015年,他在倫敦宣布將波爾多期酒品鑒打分的任務交由團隊成員尼爾·馬丁,此后不再為波爾多期酒打分。這也從一定程度上標志著明星專家主導的波爾多期酒市場輿論體系的坍塌。

然而,正如酒評家Jancis Robinson所說:“我們,酒評人們,每個人都在為波爾多的酒價推波助瀾?!?/p>

后記

建發酒業2006年試水進口葡萄酒行業,借助當時的海量市場和其自身的銳意進取,取得了超乎想象的成就,只是市場本身也像變色龍似的變得超乎想象。

在命運的河流上,有人急行快跑,也有人步伐稍慢,但最終都登上了這艘充滿財富和機遇的葡萄酒方舟,在那個激蕩巨變的年代開啟了人生的轉型之旅。

據說,離開建發酒業后,不少公司都試圖拉攏楊文華和劉震,但都沒有成功,反復推演思考后,他們還是決定各自單做,離開大集團,從零開始,這意味著沒有靠山,但也意味著沒有包袱。

但歷史并未到此結束,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我們正在進行的就是昨天、或許是昨天的昨天。

新聞評論

    熱門點擊

      最新報道

        加入酒莊列表
        头条注册赚钱 安徽11选5遗漏走势图 股吧东方财富人气股吧 北京快三是正规的吗 东方6十1玩法中奖图 福彩15选5专家预测 秒速快三注册 够力排列5app 北京pk10彩票官网 广东好彩一投注技巧 河北极速快三